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美女院长】【第二卷】【作者:无相】【完】
  第二卷 大展宏图运

  第1章床上唱歌

  欧阳志远看着耿建峰道:“耿局,我怀疑,原来对我的那几次暗杀,都和这个七爷有关,为什么查不到这个人?”

  耿建峰道:“这个人极其的狡猾冷酷,心狠手毒,做事缜密,没有任何的纰漏,原来我参加过市里公安局的几次行动,都毫无所获,最后都不了了之,前功尽弃。”

  欧阳志远的眼里透出了浓烈的战意,嘿嘿冷笑道:“我一定要抓住他。”

  回到清风园十六号别墅,欧阳志远刚洗完澡,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工业园的事,我听说了,不要太累着,我父亲在周旋这件事。”

  电话里传来萧眉担心的声音。

  欧阳志远听到萧眉的声音,感到自己的心里暖暖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萧伯伯的关心,眉儿,我没事。”

  萧眉小声道:“注意安全,遇到事情,别一个人去做。”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眉儿,我想你了。”

  萧眉轻声道:“志远,我也想你了,过两天,我到傅山看你。”

  欧阳志远笑道:“来吧,眉儿,我洗好等你。”

  萧眉的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她咬着嘴唇,轻声道:“小坏蛋,眉儿也洗好去找你。”

  欧阳志远听到了萧眉粗重的呼吸,嘿嘿笑道:“我想要,使劲的要。”

  萧眉的眼睛迷离起来,电话差一点掉下来,身体有点发软,她把娇躯靠在沙发上,呢喃的道:“要吧,眉儿都是你的,你想怎么要,就怎么要。”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眉儿,我想听你唱歌 ”

  萧眉笑道:“唱歌?三更半夜的唱什么歌?”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就是三更半夜在床上唱的歌。”

  萧眉脸色一红:“呸 找打 小坏蛋 ”

  第二天八点整。

  省常委扩大会议,省委会会议大厅。

  省检查团昨天下午回到了省城南州,今天,常委扩大会议上,省委副书记要回报检查傅山县的工作。

  会议由省委秘书长卫国清主持。

  省委书记萧远山在七点五十八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会议大厅里,走向自己的位置。

  省长江川河看着萧远山的身材,挺得笔直,日同一根标枪一般,带着强大的气势,走进了会议室。

  萧远山越来越强势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现在,已经彻底的和萧远山联合在一起,开始打压自己。这让江川河很是恼怒。

  江川河看着萧远山,嘿嘿,萧远山,你再强势,我看这次,你的女婿欧阳志远能逃过这一劫吗?死了两个,重伤四个,这个责任,就由你的女婿欧阳志远来承担。

  本来一个县的发展,不需要在省委扩大会议上讨论。但傅山县已经不再是一个一般的贫困县了,傅山县已经成为山南省唯一有实力冲击全国二十强绿色环保旅游大县的黑马。

  这匹黑马,一定要在全国的评选中胜出。

  距离发改委的验收,还有几个多月的时间,傅山县的建设,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宣布会议开始。

  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省委常委外,副省长、副书记,以及有关各部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首先有省委书记萧远山发言。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了大家一眼道:“大家好,今天咱们开的这个省委扩大会议,专题就是傅山县的建设,现在,大家先看傅山县发展的情况。”

  墙上的大屏幕,立刻出现了省检查团在检查傅山县时,拍摄下来的画面。

  一座座设施先进的恒温钢结构温室大棚,大棚内,各种绿色有机蔬菜,长势喜人。身穿白大褂的农民,喜笑颜开的在收获西红柿。

  一行行已经开始挂果的珍奇果树,在初夏的季风里,欢快的摇曳。科技含量极高的生态园,一棵西红柿,竟然长成参天大树,四五米高,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成熟果实。

  优美迷人的崮山风景区,让人惊叹的神秘石头城,蝴蝶谷、萤火洞。

  人声鼎沸的崮山镇药材批发市场,成排的汽车,等着装运药材,发往全国各地。

  猫耳乡的药材种植基地,开着绚丽多彩小花的各种中药材,长势喜人,农民们看着绿色的药材,笑逐颜开,眼里充满着强烈的希望。

  一座座整洁明亮的希望小学,传来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

  大屏幕上的这些画面,都让领导们惊呆了。

  这就是那个吃不上饭,全国都有名的讨饭县吗?

  在过去,在全国,人们一看到讨饭的,就想起山南省的傅山县。每到冬天的农闲时节,整个傅山县的所有村子,几乎空无一人,不论大人小孩,组成讨饭大军,全都出动到全国各地讨饭。人们一问,你们是那里的人?他们都回答是傅山县的。

  现在,傅山县的变化真大呀。

  傅山县的画面放完,萧远山看着大家道:“看了这段录像,大家有什么感想?”

  下面的人们纷纷议论着。

  没想到,傅山县变化的这么大。

  我原来去过傅山县,那是一个极其贫困的小县,现在竟然发展的这么快,真是不错呀。

  嘿嘿,过去可是有名的讨饭县呀。

  我听说,傅山县在半年内,拉来了一百过亿的投资,农业旅游的投资,达到了几十个亿,全县的小学教育,开始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他们还设立了一个亿的助学救助基金,让每一位上不起学的学生,都能上学。

  这所有的变化,都是一个人在起着很大的作用,这些投资,都是副县长欧阳志远拉来的。

  欧阳志远?那个最年轻的副县长?

  萧远山听着下面的议论,微笑道:“现在,就让省委赵副书记介绍一下傅山县建设的建设情况吧,大家欢迎。”

  下面的掌声响起来。

  省委赵副书记赵云峰,客观详细的把傅山县的经济建设发展情况,汇报了一遍。

  萧远山在赵云峰汇报完后,看着大家道:“傅山县的所有发展,都是在这半年之内的时间,发展起来的,同志们,这是一个什么速度?如果我们山南省所有的县市,都以这个速度发展,我们的山南省何愁建设不好?金秋十月,发改委就要下来验收团,检查验收傅山县的绿色环保旅游,我们一定要确保傅山县顺利进入全国二十强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的名额,不论哪个部门拖了后腿,政策服务不到位,哪个部门就要负完全的责任。”

  在几位领导发完言后,省长江川河开始总结。

  江川河看了一眼大家道:“傅山县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值得肯定,所有的部门,都要配合好,一定要让傅山县进入全国二十强绿色旅游大县的行列。我们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们的不足,这次,傅山工业园发生的两死四重伤的重大安全事故,敲响了我们的警钟,我们有些干部,取得了一点成绩,就会沾沾自喜,忘乎所以,放松了警惕,导致事故的发生。这次工业园的安全事故,影响极坏,我建议,要对责任人,严肃的处理。”

  江川河的这几句话,让在场的领导们都一惊,省长江川河终于按捺不住,首先向萧远山叫板发难。

  “我同意江省长的意见,傅山县工业园的这次安全事故,被很多外省媒体,捅了出去,报纸电台都做了报道,对我们山南省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为了治病救人,杜绝此类的事故再次发生,我建议,对事故责任人,进行处理,可以敲响我们的警钟。”

  副省长楚晓宇和省长江川河站在统一战线上。

  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看了一眼楚晓宇道:“处理不处理责任人,我看,在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下这么早的结论。有的人,是不是太心急了,再说,就是处理县级的责任人,我觉得,也不应该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提出来吧,下面还有龙海市委的存在,楚副省长,你说,我们要提出处理副县级干部,嘿嘿,那要龙海市委干吗?干脆,把龙海市市委砍掉算了。”

  杨佳成这话,就是指出来,楚晓宇和江川河在越权。处理县级的干部,要由龙海市市委决定。

  楚晓宇脸色微微一寒,看着杨佳成道:“我提出来,只是一个建议,我们并没有直接参与干涉龙海市委的意思。”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道:“杨部长说的对,我们不能干涉龙海市委的工作,不要急于处理一些事情,傅山县工业园的安全事故报告,龙海市委还没有递交上来,就有人提出来处理意见,确实欠妥,我们干部领导中,这种毛躁激进不稳重的做法,不可取,以后要改正。”

  秦明月这几句话,直接把干涉龙海市委工作的帽子,扣在了江川河和楚晓宇的头上,这让江川河的脸色很难看。

  省委书记萧远山道:“我同意秦省长的一见,我们在等龙海市委的事故报告,不过,现在,傅山工业园安全事故,有了最新的进展,工业园脚手架的倒塌,是有人故意破环陷害,犯罪涉嫌已经抓获,正在审理之中,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刑事案件。江省长,傅山县的问题,要由龙海市市委自己处理 ,我们不要干涉,再说,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怎样处分我们的干部,而是怎样领导好我们的干部,为老百姓服务,怎样建设好我们的山南省。”

  萧远山的口气很是强硬,直接一锤定音的否决了江川河的意见,并警告大家,不要干涉龙海市委的工作。并告知这件安全事故,已经转为刑事案件。

  如果是刑事案件,欧阳志远的责任,就轻多了。

  萧远山的强硬口气,带着警告的成分,他明确的告诉大家,我是山南省的老大,一切问题,我说了算。

  省长江川河刚想说什么,萧远山看了看表,根本不看江川河,一声冷笑道:“今天先到这里,散会。”

  萧远山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省长江川河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江川河再次领教了萧远山的强势。

  萧远山的强势,粉碎了江川河想对欧阳志远下手的想法。

  一个星期后,傅山县工业园安全事故处理文件下来了。

  撤销欧阳志远工业园主任,给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党内警告处分。

  欧阳志远仍旧是傅山县的副县长,戴立新的党内警告处分,却让他在一年后的换届中,吃了大亏。

  欧阳志远不再担任工业园主任,五一节期间,他和萧眉沉醉在傅山迷人的风景区之间,一身的轻松。

  崮山风景区和陈雨馨的石头城,在五一节期间,迎来了游客的高峰,一天竟然接待十多万游客,这让整个傅山县的领导和市委领导都惊呆了。

  每位游客消费最低二百元,整个风景区的一天营业额就是二千多万。

  同时,崮山风景区的迷人风景,让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极其的迷醉震惊。

  五一节后,欧阳志远接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起回到了龙海。

  王倩在五一节前,回燕京去看望父母了。一帆被黄晓丽接回了运河县。家里就剩下欧阳宁静、秦墨瑶和朱文才。

  今天诊所也是很清闲,欧阳宁静不在诊所,他在家忙着他的玉春露酿造,这批酒马上就好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刚来到门诊门前,秦墨瑶就从门诊里面走了出来。

  “妈妈,我们来看您了。”

  萧眉微笑着拉住了婆婆的手,把带来的礼物苏州一品坊的精致丝绸拿了出来。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萧眉道:“好孩子,来看妈妈,妈很高兴,还带什么礼物。

  萧眉扶着婆婆的胳膊道:”我知道妈妈喜欢穿旗袍,我就让人捎来几块料子,给妈妈坐两件旗袍吧,“苏州一品坊的丝绸,是整个苏州最好的手工作坊,他们手工刺绣的旗袍面料,在九十年代,一块就售价五千左右,价格极其昂贵。

  秦墨瑶的娘家,在江南省是贵族世家,这么名贵的丝绸料子,让秦墨瑶眼前一亮。欧阳志远笑道:”妈妈,这是萧眉的心意,我们孝敬您是应该的。

  秦墨瑶拉着萧眉道:“回家,今天娜娜在家,咱一家人吃个团圆饭。”

  欧阳志远笑道:“马上就高考了,娜娜怎么来了?”

  秦墨瑶微笑道:“娜娜说,想你了,她有很长时间没见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小丫头。”

  三人刚到家门前,一阵阵甘醇的酒香,从院子里飘来,沁人心肺,极其好闻。

  欧阳志远一步快进院子,看着父亲在忙碌着,密封的瓦缸被父亲打开。

  “呵呵,爸爸,这批酒好了?”

  欧阳宁静笑道:“好了,这批酒比上次更加甘醇。”

  萧眉笑道:“爸爸,您的酿酒技术,更加纯属了。”

  欧阳宁静笑道:“萧眉,等你回去后,给你父亲带两箱,这次酿的酒,能活血健体,增加人的抵抗力。”

  萧眉笑道:“谢,爸爸。”

  “哥哥,梅姐,你们来了,我想死你们了。”

  欧阳娜一听到哥哥的声音,从堂屋冲了出来,保住了哥哥的胳膊。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马上就要高考了,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娜笑嘻嘻的道:“我根本不要准备,平时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燕京大学,我是有把握考上,我要提前一个月进京,去看外婆和外公,我还没见过外婆外公呢。”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到时候,我带你去。”

  欧阳娜笑道:“到时候,咱们先到南州,去看二舅,再从南州坐飞机,到燕京。”

  欧阳志远道:“好,咱先看二舅。”

  一家人终于坐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吃完饭后,欧阳志远开车直奔龙海市委大楼。

  志远刚到二楼,就看到周书记的秘书宗鹏飞走了过来。

  “呵呵,志远,周书记在等着你,快来吧。”

  宗鹏飞看着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笑道:“宗大哥,能不能透个信,周书记有什么指使?”

  宗鹏飞笑道:“好事,走吧。”

  两人来到周天鸿的办公室前,宗鹏飞敲敲门。

  “请进!”

  宗鹏飞笑道:“周书记,欧阳县长来了。”

  周天鸿道:“让志远进来。”

  宗鹏飞道:“进去吧,志远。”

  欧阳志远和宗鹏飞走进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办公室。

  “周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周天鸿问好。

  宗鹏飞给周书记添了水,又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然后退了出去。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五一假期,崮山南风景区的人气不错吧。”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何止是不错,而是很好,一天客流量,竟然超过十万,估计一天的营业额都在二千多万。”

  周天鸿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二千多万?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这才是刚开始,随着我们崮山风景区的名气不断提高,七十二群峰全部开发出来,游客的流量会逐渐多起来的。”

  周天鸿点头道:“不错,志远,辛苦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辛苦不算什么,只要能让傅山县的百姓们,脱贫致富,我就心满意足了。”

  周天鸿道:“如果我们龙海所有的官员,都有你这种想法,何愁龙海市不会成为山南省中的经济强市。”

  欧阳志远不好意思的道:“呵呵,我只是想想而已,可不能都像我,我还有很多的缺点。”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到过运河县,而且到过运河县的工业园,你认为运河县的工业园前景如何?”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问自己对运河县工业园的看法,不由得一愣,随后笑道:“运河县的工业园,前景不妙,我敢说,不出两年,甚至一年,这个工业园就要关闭。”

  周天鸿的神情一愣,看着志远道:“你说什么?不出两年,这个工业园就要关闭?说说原因,运河县的工业园,可是运河县的经济支柱,同样,也是龙海市经济中的重要的一部分,运河县之所以成为经济大县,就靠着工业园的产值,如果关闭了这个工业园,运河县就完了。”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您肯定知道,运河县工业园的污染极其严重,您听说南水北调工程吗?”

  周天鸿脸色一变,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点点头道:“我知道这个国家工程项目。”

  欧阳志远道:“据我在燕京得到消息,这个国家重点工程,很有可能两三年内就要动工,南水北调的线路,正好通过运河县的大运河,您说,污染极重的运河县工业园,和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相比,哪个重要?”

  周天鸿的神情,变化不停,他知道,只要南水北调项目一启动,运河工业园就怕要受到影响。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的工业园选址就是个错误,他靠运河太近,再者,整个运河县城的空气都被它污染了,一进运河县城,根本不能喘气,空气中那种刺鼻的气味,人们根本承受不了。奥,对了,现在是初夏季节,运河县要防止由于污染造成的呼吸系统疾病的爆发。”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如果你是运河县的县长,你怎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和傅山县的工业园一样,重新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园,老工业园内所有的污染企业,全部砍掉,建立象傅山县那种绿色环保型、高新技术的科技工业园。”

  周天鸿的眼睛一亮,随即笑道:“志远,你想不想接受挑战?换个新环境?”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您不会想把我调到运河县去吧?”

  周天鸿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曹炳坤同志,肝癌晚期,已经到北京治病去了,运河县缺个主管农业反的副县长,我准备把你调去,你看怎么样?”

  第2章送行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真有把自己调到运河县的打算,顿时苦笑道:“周书记,我可是刚把傅山县的很多事,理顺出头绪来,我还没有享受到胜利果实呢?”

  傅山县的工业园已经初具规模,很多的项目,都进入了收尾工作,崮山风景刚刚盈利开放,药材种植基地已经形成,这些都凝聚了欧阳志远的心血。跑南州,下燕京,欧阳志远吃了多苦?受了多少累?最后的结果,还是把自己的工业园主任给拿下来了。

  周天鸿道:“你对傅山县的贡献,我们市委市政府是不会忘记的,功劳簿上,已经记下了你的一笔。”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让我干个正县长换差不多?”

  周天鸿道:“二十三岁的副处,这在全国几乎是没有的,正县长的位置,有黄县长顶着,要不,我把黄县长拿下来,让你当正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嘿嘿,人家黄县长刚去,拿下人家黄县长,我看不好吧?”

  周天鸿道:“你和黄县长配合过工作,我想,运河县在你们的领导下,会彻底的改变运河县的污染环境,让运河县成为一个以高科技为基础的新型工业大县。”

  欧阳志远笑道:“可您是让我到运河县做农业县长,不是当工业县长。”

  周天鸿笑道:“你先过去,以后再调整,我让市组织部长王成国亲自送你过去。”

  按照级别,送欧阳志远到运河县任职,也就是市组织部一处的科级干部,送欧阳志远到任。现在,周书记竟然高调让市组织部长亲自送,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高兴。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我听说运河县的工业和农业县长,都是县委常委?”

  周天鸿道:“运河县是工业和农业大县,这和一般的县不一样,大县的工业和农业的副县长,都是县委常委。”

  周天鸿和欧阳志远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直到下班,志远才从周天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志远走出周天鸿的办公室前,周天鸿给了欧阳志远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来和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会合。

  欧阳志远走出市委大楼后,立刻给周玉海挂上电话。

  “呵呵,志远,什么事?”

  周玉海笑道。

  欧阳志远道:“玉海,我要运河县官场体制里所有官员的明细表,包括到乡镇的干部,和他们的站队情况。”

  周玉海吓了一跳,笑道:“志远,你要这个干吗?你不会要调到运河县工作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猜对了,三天后我就要到运河县报道,担任农业副县长。”

  周玉海一听,顿时大喜道:“呵呵,真的?我们又可以在一起战斗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三天后见吧。”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他又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运河县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呀。欧阳志远终于知道,周玉海为什么被周天鸿安排到运河县当公安局长。

  运河县本来是市长郭文画说的地盘。周书记让周玉海到运河县担任公安局长,是在埋棋子呀。

  周天鸿借着盘龙河污染事件,趁机拿下了没有站队的县长左逸雨,把黄晓丽安排到县长的位置,现在又把自己调到运河县,这样,运河县就要回到周天鸿的手里了。

  呵呵,周书记的棋下的真远。

  周天鸿这手棋子下的极大。在过去,郭文画在运河县做过县长和县委书记,整个运河县,都是郭文画得人。运河县是山南省最富裕、工业和农业产值最大的一个县,素有米米之乡的称呼。西面的巨山湖和湖西市的巨山湖县相邻,整个巨山湖的一半,属于运河县管辖,渔业和养殖极其发达。

  这样的一个富裕大县,周天鸿早就想攥在自己的手里。

  周天鸿借助戴宝楠和张兴勇他们的儿子,调戏霍英杰霍英琼事件,抓住了两人的儿子,迫使纪委书记戴宝楠在常委会山,拥护自己,把黄晓丽成功的安插到运河县,当上了县长,取得了和县委书记王广忠抗衡的资本。

  黄晓丽背后是中组部部长黄稷山,嘿嘿,在运河县,谁敢惹黄晓丽?

  现在,周天鸿又把欧阳志远安排到运河县。周天鸿知道,欧阳志远的性格,让欧阳志远成了自己手里的一把刀,他要用这把刀,搅乱整个运河县,打碎运河县过去的死沉体制,让运河县从新变得朝气蓬勃起来。

  他相信,欧阳志远有这个能力。

  欧阳志远调任运河县担任农业县长的消息,在傅山县政府传开了。

  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欧阳志远真是幸运呀,竟然要调到运河县担任农业副县长,运河县可是龙海市工业和农业的大县呀,农业副县长,可是县委常委。

  这家伙要一步登天了,真是不可思议呀。

  欧阳志远只有二十三岁呀。

  人家那是有本事呀,不要妒忌人家,你能在半年内,筹集到一百多个亿的投资吗?傅山县的脱贫崛起,是人家欧阳县长的功劳,可以这样说,没有欧阳志远,就没有傅山县的今天。

  整个县政府都在议论这件事。

  星期一早晨。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的时候,人们纷纷和他打招呼。

  欧阳志远今天来,就是来交接工作,明天就要到运河县报道。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前,竟然看到何振南站在他的办公室前。

  欧阳志远忙打招呼:“何县长,你好。”

  何振南是在今天早晨知道这个消息的,他看着这位朝气蓬勃的年轻副县长,何振南心里震荡不已。半年前,这个小家伙还只是一个外科医生,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副县长了,和自己只差了半级。这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很有可能,一年后,自己说不定会成为欧阳志远的下级。

  前几天,欧阳志远救了自己和妻子的命,自己要好好的感谢人家。

  “呵呵,志远,进来坐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何县长。”

  两人走进了何振南的办公室,秘书周光书给两人倒了水,退了出去。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要调走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到:“是的,何县长,到运河县。”

  何振南笑道:“祝贺你,志远。”

  欧阳志远道:“和这里一样,又没有升官,还是副县长。”

  何振南笑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在运河县可是能进入县常委,仅次于主管工业的副县长,你这是升迁了。”

  何振南说着话,拿出一个小本本,递给欧阳志远道:“送给你。”

  欧阳志远接过来一看,里面罗列了运河县所有体制之内官员的关系和站队序列。

  欧阳志远心里升起了股股暖意。

  自己能进入仕途,是何振南把自己领进来的,如果不是何振南,自己还是一个受尽人欺负的小小医生,一辈子也就是混吃等死的下场。

  欧阳志远抬起头,看着何振南道:“谢谢,何县长。”

  何振南笑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喊我何县长,还是喊我二哥吧。”

  欧阳志远笑道:“没人的时候,我喊你二哥,有人的时候,还是喊你何县长吧。”

  何振南道:“志远,运河县是市长郭文画的出身县,关系要比傅山县还要复杂,你要小心,有什么问题,多向人大主任关弘毅主任请教。”

  欧阳志远知道,人大主任关弘毅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人。

  欧阳志远道:“好的。”

  上午,欧阳志远交接了工作以后,他的电话就开始响了起来。

  沈朝龙、杨凯旋 、陈雨馨、韩月瑶、艾丽娜、张长顺、周铁山、王志良、宋忠军、张吉祥、陆建都打来电话,相约晚上在彤辉大酒店给欧阳志远送行。

  沈朝龙知道,晚上参加送行的人很多,他把彤辉大酒店的贵宾大厅包下来了。

  晚上七点,身着一身银灰西装的欧阳志远和萧眉,准时出现在了贵宾大厅。

  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配上萧眉高贵典雅的妩媚,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下凡一般。

  所有的人,看的不禁一呆。

  陈雨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涩。

  欧阳志远看到这么多的朋友,来给自己送行,心里感到暖烘烘的,眼圈有点红了。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姊妹,和自己在傅山一起战斗半年的兄弟姊妹。

  沈朝龙笑道:“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沈大哥,谢谢你给我送行。”

  杨凯旋豪迈的笑道:“志远,祝贺你高升,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这两位好朋友,心里暖暖的,禁不住大笑道:“好,不醉不归。”

  韩月瑶和艾丽娜两个小丫头早就冲了过来,两个人一人抱住了欧阳志远的一条胳膊,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我们可不舍得你去运河县,我们会想你的。”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距离傅山,也就四个小时的路程,想我的话,就如运河县找我,我管饭。”

  周铁山笑道:“志远,今天我要和你多喝几杯,谁不喝趴下,都不许走。”

  欧阳志远看着铁塔一般的周铁山,大笑道:“好,大伙一定都要喝趴下。”

  王志良、宋忠军、张吉祥、陆建都过来打招呼。

  欧阳志远看到服务员按照自己的吩咐,拎过来两箱玉春露。他笑着看着大家道:“今天,我欧阳志远感谢大家来给我送行,我带来两箱玉春露,今天,咱们好好的喝几杯。”

  沈朝龙笑道:“好,今天要好好地喝一杯了。”

  服务员开始上菜,这次是给欧阳志远送行,志远坐在了贵宾座位。

  萧眉他们喝的是红酒。

  沈朝龙端起酒杯道:“来,今天咱们在这里,一是祝贺志远高升,荣升运河县农业副县长,第二,给志远钱行,祝贺他的事业,一顺百顺,万事如意,来,是男人的,连干三杯。”

  、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大声道:“谢谢沈大哥和兄弟们,来,起了他。”

  众人一起连喝了三杯。

  韩月瑶和艾丽娜两个小丫头,竟然也要喝玉春露。

  欧阳志远又回敬了三杯。

  杨凯旋举起酒杯道:“志远,你去了运河县,有什么事,只要一个电话,我和兄弟们,立马赶到运河县,我杨凯旋没有什么,有的就是炽热的兄弟之情。”

  沈朝龙笑道:“凯旋说的对,志远,只要你有事,一个电话,我们立马赶到。”

  周铁山道:“志远,你到哪儿,我的车队就跟你到哪,你永远是我的兄弟。”

  欧阳志远笑道:“好,沈大哥,凯旋、铁山,众位兄弟,我欧阳志远谢了。”

  几个人又连干了三杯。

  “呵呵,我们来晚了。”

  房门被推开,县长何振南、公安局长耿剑锋走了进来。

  说也没想到,何振南和耿建锋竟来给欧阳志远钱行。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这两人会来。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何县长和耿局来了。”

  众人也都站起来,和何振南、耿建锋打招呼。

  耿建峰笑道:“你明天就要走马上任,我和何县长给你钱行。”

  欧阳志远让服务员添了座位。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了,何县长,耿局门。”

  何振南端起酒杯道:“来,志远,祝你马到成功。”

  众人都陪着喝了三杯。

  这场送别酒,喝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沈朝龙、杨凯旋、周铁山他们都喝多了。

  欧阳志远安排人,把他们送回了定好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萧眉回到了中药厂。

  “志远,周书记怎么会把你调到运河县?”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肝癌晚期,到北京住院,缺了个副县长,周书记就让我去顶窝,现在,运河县的工业园,由于污染严重,很有可能要给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让路,面临着关闭的可能,运河县要建设新的工业园。”

  萧眉道:“南水北调,我知道这个国家项目,可是你要去当农业县长呀。”

  欧阳志远笑道:“等到我到了运河县,周书记很有可能再调整。”

  “周书记让你去建工业园?”

  萧眉问道。

  欧阳志远点头道:“很有可能。”

  萧眉轻轻地亲了一下志远,小声道:“那咱不就分开了?”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到傅山很近的,只要眉儿有什么需求,我会立刻赶回来。”

  “呸,小坏蛋。”

  萧眉的脸色一红,呸了欧阳志远一声,小声道:“一身的酒气,快去洗澡,你明天还要到市委报道。”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那啥?洗完澡,还干什么不?”

  萧眉红着脸,眼睛能滴出水来,亲了一下志远,小声道:“加班 唱歌。”

  欧阳志远得心里,顿时充满着强烈的期待,一下子抱住了萧眉,冲进了浴室。

  两人洗完澡,欧阳志远闻着淡雅的清香,在眉儿颤抖的身上,传过来,是这么的让自己心醉着迷。

  “眉儿,我爱你 我爱你 ”

  欧阳志远一边亲吻着眉儿,一边抱着她,慢慢的走向卧室。

  萧眉只修成的白皙胳膊,紧紧的搂住志远的脖子,长长的漆黑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火热的身子,紧紧地依偎在自己志远的怀里,醉眼迷离,呼吸急促,饱满的乳房,剧烈的起伏着。

  “我也爱你,志远,今天眉儿是你的,眉儿要为你绽放。

  萧眉呢喃着,脸色的红潮如同绚丽的餐霞,让欧阳志远迷醉。

  欧阳志远抱着自己的眉儿,走进了卧室,轻轻的把眉儿放在床上。

  窗外,几棵高大的栀子树,在初夏的夜风中,微微摇曳,淡雅的栀子花香,混合着皎洁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户,飘洒下来,整个卧室变成一个柔情似水。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起的很早,他要在八点钟赶到市委办公大楼,和组织部长王成国会合。

  王成国要亲自去送欧阳志远。

  周天鸿就是要高调的把欧阳志远送到运河县。

  欧阳志远刚到市委大楼前,组织部长王成国走了下来。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道:”王部长,又麻烦您一趟。“王成国笑道:”习惯了,前不久,我刚把黄县长送到运河县,今天呀,又把你送到运河县,走吧。“欧阳志远开着自己的越野,王部长是一辆桑塔纳。

  事情有点不顺,车子刚开上巨山湖大堤的时候,王部长那辆桑塔纳竟然发动不起来了。

  第3章钓了条大鱼

  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看着司机小王道:”你是怎么维护小车的?关键时候,掉链子是吗?“司机小王急的满头是汗,吓得不敢说一句话,越是着急,越修不好。

  欧阳志远笑道:”让办公室另派车吧,您先做我的车,咱们先走,新车来了,在后面赶上来。“王部长点点头,上了欧阳志远的车。

  这几天又下了几场雨,巨山湖的水,又涨了不少,整个湖面,碧水连天,一望无际。

  欧阳志远主管农林渔水利,巨山湖就属于自己的管辖之内。

  今年雨水比往年偏多,防洪措施要做到位,提早防范。

  巨山湖的大提,是最重要的地方。

  王部长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笑道:”志远,运河县的水利、防洪和渔业也是你的管辖范围吧?“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王部长。“王部长道:”水坝、泉上、莲花三个乡镇,都在巨山湖大提之下,是重点的防洪区域,原来的水坝乡,可是决过口子的,你可要重点防范,水火无情。“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王部长。“路旁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在向欧阳志远招手。欧阳志远减速停车。

  ”大哥,能不能帮一下忙,我肚子疼得厉害,我要到县城去看病,您能捎着我行吗?“欧阳志远看了一那人道:”上来吧。“那年轻人连忙道:”谢谢大哥,您是好人。“

  那年轻人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满脸感激的看着欧阳志远,又和后面的王部长打了一声招呼。

  车子从莲花镇下了大提,就看到了古老的运河。

  运河的河面宽阔了不少,一排排运载着焦炭沙子水泥的驳船,在水面上高速的驰过,激起很高的浪花。

  越野车到了一个路口,年轻人道:”谢谢您,大哥,我在这儿下吧,谢谢您了。“欧阳志远停下车,那个年轻人一边说话,一边掏出十元钱放在驾驶台前面道:”大哥,给你点油钱吧。“欧阳志远笑道:”费不了多少油,只是顺路,把你的钱拿走。“那名年轻人笑着道:”要不是大哥您,我到现在还来不到县城,您就拿着吧。“年轻人说完话,早就下了车。欧阳志远连忙拿起钱,想扔给那个年轻人,但那个年轻人,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欧阳志远笑道:”这个年轻人还不错,这十元钱,我可不能要,回来捐了吧。“王部长笑道:”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王部长话还没说完,路旁猛然冲出来几个身穿交通稽查制服的人,拦在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这些人查车也不能不要命吧。

  欧阳志远连忙停车,打开窗户道:”不要命了。“一个交通稽查制服三十多岁、满脸横肉的中年人厉声喝到:”请你立刻下车,我们怀疑你涉嫌非法营运,私自拉客,我们要检查。“这家伙还没说完话,另外一个尖嘴猴腮的年人,一下子极其敏捷的拔掉了欧阳志远的车钥匙。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道:”你们谁看到我非法营运了?老子是什么车?还挣那个小钱?“这个身穿交通稽查制服三十多岁、满脸横肉的中年人,叫刁德伟,是交通局稽查一科的科长,他专门负责稽查非法营运。

  刁德伟一看这个年轻人还敢和自己顶嘴,不由得勃然大怒,咆哮着道:”你妈个比的还敢顶嘴,刚才你拉了一个年轻人,收了人家十块钱,老子都看到了,你狗日的快下车,否则,老子让人弄死你。“刁德伟张口就骂。他在这里查车,整个运河县,没有人胆敢和他顶嘴的,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胆敢和他顶嘴,这让他勃然大怒。

  欧阳志远顿时怒火中烧,要不是王部长在车上,欧阳志远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

  但欧阳志远的火气也被刁德伟骂起来了。欧阳志远最反感的就是骂人。

  欧阳志远猛地一开车门。

  ”嘭!“

  一声闷响,车门直接撞到了刁德伟的身上,强大的撞击力,瞬间把刁德伟撞的一个趔趄,向后退了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刁德伟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敢用车门把自己撞到,顿时咆哮着从地上爬起来,嗷嗷叫着道:”你非法营运,竟突还敢撞老子,你个狗日的翻了天了,老子今天要活剥了你的皮。“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我没有非法营运,你们这是诬陷。“”你非法营运了,你收了我的十元钱,我有证据。“欧阳志远半路上捎来的那个年轻人,一脸狞笑的走了过来,眼睛里露出了得意的嘲笑。

  欧阳志远以看到这个年轻人,顿时明白,自己遇到了钓鱼执法了。

  钓鱼执法,就是执法人员,装扮成有急事的乘客,在路上招手打车,一般的人看到对方有急事或者生病,就当作做好事了,就把对方拉到目的地,对方硬是掏钱,然后再带人来抓。

  这种钓鱼执法,严重践踏了人们的道德心里底线,以后,谁还敢做好事?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沉,盯着那个年轻人,嘿嘿冷笑道:”钓鱼执法?你狗日的找死?“那个年轻人嘿嘿的冷笑道:”什么钓鱼执法?你的车不是营运车,你刚才收了我十元钱,你就是非法营运,我们抓的就是你这种人,我劝你识相点,我有证据,给你录了象,你还是乖乖的交出来四千块钱,免得找难看。“这个家伙是钓饵,每成功一次,他就有二百元的提成。这种人真是丧尽天良 ,断子绝孙的货色。

  这个年轻人刚才在车里,还对欧阳志远千恩万谢,现在竟然翻脸就不认人,真是可恶至极。

  欧阳志远 一听这家伙竟然这样说,不由得冷笑道:”你有证据,我更有证据,那张十元钱是你硬给的,扔下钱就走人,我想给你,但却找不到你。“”哈哈,你狗日的还再狡辩,今天老子治不了你,不让你跪地求饶,老子就不姓叼,来呀,把他的车扣下,开一张四千元的罚款单。“刁德伟哈哈狂笑着,得意的看着欧阳志远。

  那个拿了欧阳志远车钥匙的年轻人,就去开欧阳志远的车。

  欧阳志远一把推开拿了自己车钥匙的那个瘦猴,冷冷的道:”把钥匙给我,都给我滚的远远的,别惹老子发火,否则,老子的拳头不认人。“刁德伟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威胁要打人,顿时气的暴跳如雷,恶狠狠的破口大骂道:”你妈逼的是什么东西,敢威胁老子,老子查了这么多年的车,还没有人敢威胁老子的,你小子欠揍,来呀,让这狗日的长长记性。“刁德伟话音刚落,欧阳志远再也忍受不了刁德伟的辱骂,他抡圆了手掌,狠狠地打在了刁德伟的脸上。

  ”啪!“

  这记耳光,又响又脆,传出老远。把刁德伟打的转了一圈,头晕眼花,顿时不知道东西南北,脸上立刻肿了起来。

  ”噗!“一颗带血的牙齿,连同血水,在刁德伟的嘴里吐了出来。

  看热闹的人顿时惊呆了,我靠,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连刁德伟都敢打,刁德伟可是交通局长张传军的小舅子,这下,这个年轻人就怕要吃亏。

  刁德伟在地上爬起来,咆哮着大叫道:”给老子打,打死这个狗日的,打死了,老子出钱摆平。“五六个稽查人员,手里拿着警棍,立刻冲来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直接冲进了那几个稽查人群中。

  ”呯呯呯!“

  三下五除二,几个家伙,全被欧阳志远放倒在地。

  车上的王部长,脸色变得铁青,运河县真是乱呀,今天要不是欧阳志远,而是一般的老百姓开的车,开车的就倒霉了,不但要交四千远的罚款,还要挨打挨骂,这还是领导下的运河县城吗?

  看来,王广忠治理下的运河县,还是不行呀。

  王部长立刻拨打主管交通的副县长冯志邦的电话。

  这时候,两名警察冲了过来,他们手中有枪。

  稽查科一般在执法过程中,都有警察跟着。车站派出所和稽查科一直在合作,每辆车罚款四千,派出所可以提成一千。

  两名警察的枪指着欧阳志远,大声喝道:”把手举起来,放在头上,装过身去,否则,老子开枪了。“看热闹的人一看警察亮出了手枪,都知道,这个年轻人倒霉了,他们立刻跑出老远,都躲了起来。这要是打起来,子弹可不张眼睛,警察打死人白打呀。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放下你们的枪,国家发给你们的枪,不是对着老百姓的,是对着罪犯的。“一个警察冷笑着拿出一个手铐道:”现在你就是罪犯,老子要铐起来你,你只要再敢乱动,老子一枪打爆你的头。“这时候,一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冲了过来。

  车站派出所副所长陈海滨带着五六名警察冲了下来。

  ”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狗日的不想活了?

  叼着一直烟的陈海滨大声咆哮着。

  刁德伟一看救兵到了,立刻从地上爬起来道:“陈所长,快把这个王八蛋抓起来,就着他打的我。”

  陈海滨一看刁德伟被打的鼻青脸肿,脸色一沉,转脸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狗日的胆子不小,不光非法营运,而且还敢打人,嘿嘿,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来呀,把这人拷上带走。”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是谁,就怕你还没有这个本事,带走我。”

  陈海滨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没有本事带走你,嘿嘿,好,老子今天就和你玩玩,带到派出所,老子有十八般好玩的玩意,让你分别尝尝,你就知道,老子是谁了。”

  陈海滨说完话,一挥手,几个警察拿着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刚想动手,一辆警车慢慢的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走下来,大声道:“陈海滨,你想干什么?住手!”

  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从这个地方路过,他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那辆越野车,连忙让司机开了过来,他知道,欧阳志远就要来运河县担任副县长了,想不到在这里看到欧阳县长的车,难道欧阳县长来到了?欧阳县长是局长的哥们,上次,还和自己刚喝过酒。

  当他的车开过来的时候,他一下子看到了,欧阳县长就站在自己的越野车前,几个警车拿着手铐,正要拷欧阳志远。这让丁宝山脸色巨变。

  我靠,陈海滨,你找死呀,你不知道他就是新来的副县长?

  丁宝山立刻喝住了陈海滨。

  陈海滨猛然看到丁局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丁局,您好,您怎么来了?”丁宝山没有理会陈海滨,而是连忙向欧阳志远走去,满脸微笑的伸出双手道:“欧阳县长,您好,欢迎您今天到任。”

  欧阳志远一看是丁宝山来了,他伸出了手,和丁宝山握了一下手道:“今天刚到,差一点让你你的手下抓起来,那个人说,要把我抓起来,到派出所尝尝他的十八般好玩的玩意,我正想去尝尝。”

  当陈海滨看到丁宝山没有理会自己,而是满脸堆笑的伸出双手去和那个年轻人握手的时候,陈海滨就知道不好,他的脸色就变了。

  欧阳县长?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是来走马上任的副县长欧阳志远?这 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呀。

  陈海滨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冷汗湿透了后背。

  自己竟然要抓新来的副县长,让他到派出所尝尝他的十八般好玩的玩意,自己这不是找死吗?我靠,刁德伟,你狗日的,把老子坑死了。

  看热闹的和那些警察,一听对方是新来的副县长,顿时都吓了一跳。

  刁德伟和陈海滨这次踢倒铁板上去了。

  正想让陈海滨替自己报仇雪恨的刁德伟,他的脸色变得比陈海滨还要惨白,他一听自己要抓的人,竟然是来上任的副县长欧阳志远,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今天自己钓鱼执法,竟然调到副县长的头上,自己钓了一跳大鱼呀,可这条大鱼,能咬死自己。

  新县长第一天来走马上人,肯定有市委组织部的官员来送,刚才他就看到车里面,坐着一个脸色铁青的老头,自己原来认为那个老头的脸色铁青,是吓傻了,但现在看来,对方手是被自己气的脸色铁青。

  他妈的,当官的不做自己的轿车,竟然坐这种越野,真是在装逼,咱不带这样玩人的。

  丁宝山转过脸来,死死地盯着陈海滨道:“陈海滨,是怎么回事?”

  陈海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结结巴巴的道:“我 我 对不起欧阳县长,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们接到交通局稽查科的报警,说是有人非法拉客,还殴打稽查人员,我们就来了,没想到,竟然是欧阳县长,真是对不起。”

  丁宝山冷声喝道:“你瞎了眼了,欧阳县长能非法拉客?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快向欧阳县长道歉。”

  陈海滨连忙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结结巴巴的道:“对 不起 欧阳县长,我 不知道是 您。”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不知道是我?难道是老百姓你就能这样?你接到报警,就要当场问询,问明情况,做好笔录,你竟然来到就破口大骂,上来就抓人,你们派出所的肯定和稽查科有勾结,我看你这样的派出所长,根本不合格。”

  陈海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好不容易请客送礼,买到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干干,指望把送礼的钱捞回来,可现在,连一半的本钱都没有捞回来。

  丁宝山冷声道:“带着你的人走,先写一份检查,送到局里。”

  丁宝山话还没说完,一辆桑塔纳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位中年人,这人正是主管交通的副县长冯志邦。

  副县长冯志邦和县长黄晓丽他们正准备在县政府迎接市委组织部王部长和副县长欧阳志远,冯志邦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市委组织部王部长,这吓了他一跳,王部长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他连忙到一边按下接听键。

  “王部长,您好。”

  “冯志邦,你的副县长干的很好呀,钓鱼执法,你今天钓了一条大鱼,竟然钓到我的头上来了,嘿嘿。”

  “咔嚓!”

  王部长狠狠地挂上了电话。

  副县长冯志邦一听王部长的话,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他知道交通局在稽查黑车和非法营运的时候,经常采用钓鱼的方法执法。这群王八蛋肯定惹到王部长了钓到了王部长身上?狗日的们找死呀,难道今天王部长亲自送欧阳志远来报道?

  副县长冯志邦连忙给交通局局长张传军打电话,知道了刁德伟在汽车站那里有个执法点,冯志邦立刻坐车赶了过来。

  交通局长张传军也随后赶来。

  冯志邦没有看到王部长,只看到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正在训斥车站派出所副所长陈海滨,稽查科长刁德伟鼻青脸肿的站在旁边,还在哆嗦。

  冯志邦连忙道:“丁局长,见到王部长了吗?”

  查科长刁德伟一看主管交通的副县长冯志邦亲自来了,吓得他脸都绿了。

  丁宝山连忙道:“冯县长,没看到王部长呀?”

  车内的王部长冷哼一声,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冷笑道:“冯志邦,你好大的胆子,市里已经三令五申,严禁钓鱼执法,你下面的人竟然还在钓鱼,嘿嘿,我看你这个副县长干到头了。”

  冯志邦的脸色一下子黄了,连忙道:“对不起,王部长,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刁德伟和陈海滨都认识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两人根本不知道车上还有王成国,现在王成国一走下车,两人差点都晕过去。我的天哪,这 车里还有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

  这次,两人的连都变成了墨绿色。

  交通局长张传军的车也赶了过来。他的脸色苍白,连滚带爬的下了车,一眼看到王部长,他的腿顿时一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王成国看也不看这几个人,大声道:“所有的人都写出来检查,这件事要严肃处理,我要结果,那个鱼饵,一定要开除。”

  王成国坐进车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眼睛盯住那个还拿着自己车钥匙的瘦猴子。

  这个瘦猴子早就吓得全身颤抖,他更想不到,今天钓鱼,竟然能调到市委组织部长和副县长的身上,这不是找死吗?

  瘦猴战战兢兢的把钥匙递给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发动越野车,直奔县政府。

  副县长冯志邦两眼死死地盯住交通局局长张传军,冷冷的道:“张传军,县里明文规定,不允许钓鱼执法,你竟然还敢私下里钓鱼,你不想干就给老子滚。”

  交通局局长张传军早就吓傻了,他结结巴巴的道:“冯 县长,我一定严肃处理这件事。”

  冯志邦冷笑道:“把那个鱼饵开除,撤销刁德伟稽查科的科长职务,所有参加钓鱼执法的,都写出深刻检查,你也写一份。”

  冯志邦狠狠的瞪了一眼张传军,坐上自己的车,赶往县政府。

  参加这次钓鱼执法的人,都傻了眼。

  交通局局长张传军看着自己的小舅子刁德伟,沉声道:“瞎了眼的东西,你钓鱼也得看清楚车里坐的是谁?市委组织部长你也敢钓?那个刚来的副县长你也敢钓?”

  刁德伟气的几乎发疯了,他转脸看到了那个年轻的鱼饵,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郭卫东,你狗日的瞎了眼,我们都被你害死了,从今天开始,你狗日的卷铺盖滚蛋,老子不想再看到你。”

  这个叫郭卫东的鱼饵,死的心都有了。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县政府大楼前的时候,县委书记王广忠、县长黄晓丽带领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们,站在了门口,来迎接王部长的到来。

  当王部长走下车的时候,王广忠早已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的伸出双手,握住了王部长道:“欢迎您呀,王部长。”

  王部长笑道:“王书记,你好。”

  欧阳志远跟在王部长的身后,他看到了微笑着的黄晓丽。

  欧阳志远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呵呵,这回可以那个啥了 王部长转过身来,把欧阳志远的手放到王广忠手里道道:“王书记,我把欧阳县长带来了,交给你了,我希望,欧阳县长在你的领导下,把我们运河县建设的更加美好。”

  王广忠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感谢王部长给我们运河县送来了新鲜的血液,欧阳县长在傅山县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这么年轻的副县长,让龙海最贫困的傅山县,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让百姓们看到了希望,我们运河县,就是缺少这种具有开拓进去的年轻干部呀。”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您过奖了,我年轻,有很多的毛病,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您给我指出来。”

  王广忠笑道:“谁没年轻过?任何人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我们运河县。要的就是你这种朝气蓬勃、充满活力的年轻干部。”

  王部长笑道:“呵呵,那我就放心了。”

  王部长又和黄晓丽握手。

  当欧阳志远的手握住黄晓丽的时候,两人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就松开了。欧阳志远在黄晓丽的眼里,看到了一抹欣喜。

  欧阳志远看到了副县长将安山,这个老东西站在最后,眼睛变幻不停。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欧阳志远回来运河县当农业副县长。

  欧阳志远是自己的仇人,他已经打了自己两次了。

  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是县委常委,位置靠前,和工业县长齐名,仅次于常务副县长。

  这家伙只有二十三岁呀,老子熬了一辈子,才做到一个主管环保的副县长,真是不公平呀。自己再想向上升迁,已经不可能了,明年自己就要到站。

  主管卫生教育的副县长陈嘉禾,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同学欧阳志远竟然来运河县上任,前几天自己还和他在傅山喝酒,结果,自己带的几个局长,都被欧阳志远灌得住院,被县委书记王广忠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曹炳坤同志,肝癌晚期,到北京治病的时候,自己立刻就主动去找王广忠回报思想工作,并透露出,自己想接手农业副县长的位置。王书记已经默许,但想不道,几天之后,就传来市委书记周天鸿极其强硬的在市委常委会上,说服了常委们,把欧阳志远安插到了运河县,做了农业副县长的位置,这让陈嘉禾极其的失望,他的内心,对欧阳志远充满了很深的怨念。

  但陈嘉禾为人阴沉,他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一丝的不快,他连忙走到前面,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呵呵的道:“欧阳县长,欢迎你。”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陈嘉禾得出手笑道:“从傅山回来了?”

  陈嘉禾笑道:“回来了。”

  众人互相介绍后,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王部长和王广忠一起去了他的办公室。

  县政府办公室卫建安笑着道:“欧阳县长,我叫卫建安,是办公室主任,您的办公室,我给您安排好了,咱现在去看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在西面数第四套。

  第一套办公室是县长黄晓丽的,第二套是常务副县长李明学的,第三套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的。

  外间是秘书的办公室,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一看到欧阳志远走进来,连忙站起来道:“您好,欧阳县长,我叫郭明,是您的秘书。”

  小伙子很大方儒雅,在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的紧张,那双清澈的眼睛在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不禁一亮,透出一丝惊奇。

  他听说新来的欧阳县长很年轻,想不道,竟然比自己还年轻。自己今年二十五岁了,而欧阳县长好象刚二十出头的样子。

  郭明本来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曹炳坤的秘书,他做了曹炳坤两年的秘书,对县里的农业,林业和渔业,都比较熟悉,黄晓丽让他担任欧阳志远的秘书。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好,郭明。”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在里间,办公室装修的简洁明快,宽敞明亮,朴素大方,窗台上摆着几盆鲜花和观叶植物,品味极高。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办公室里竟然有电脑,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到惊奇。

  傅山县办公室里就没有电脑。

  运河县真不愧为龙海市经济最强的大县,所有县长的办公室,都安上了电脑。

  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小声道:“欧阳县长,上午,王书记在运河大酒店,给王部长和您开欢迎会,十二点开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卫建安道:“欧阳县长,您的专车是八号车,司机叫方海。按照规定,给你分了一套三居室,这是钥匙,一会让过秘书带您看房,您有什么事,就叫我。”

  欧阳志远接过钥匙道:“好的,卫主任,你去忙吧。”

  卫建安走后,欧阳志远看着郭明道:“郭明,你把咱们县的农业、林业、渔业和水利方面的详细资料给我,我要了解一下。”

  郭明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县长,您要的资料我都放到您的电脑里了,放在电脑桌面上了,您打开就可以看了。”

  欧阳志远一愣,随即笑道:“好的。”

  欧阳志远看了一下表,十点半,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

  “走,到宿舍看看。”

  欧阳志远说着话,向外走去。

  郭明站起身来,给欧阳志远打开门,跟在欧阳志远身后,走下政府办公楼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