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貌美淫骚邻居主动奉献肉体
十年前的一个阳光纷扬的午后,还在上小学的我,看到了邻居美姨的身
  当然,你们不能因此就判定我从小就是个流氓,因为那完全是场误会。
  那天家里来了亲戚,正在厨房里大展厨艺的老妈,在一道菜下锅后才猛然发现没有醋了,因此我奉了我老妈的指令,去邻居家借点醋来救急。
  我拿着小碗去到了邻居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是开着的,所以我就走了进去,进去以后,怎么找也没有人,直到我轻轻的推开了一间卧室。
  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一间阳光充裕的卧室,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的满地都是,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就是美姨,尽管她只比我大十岁,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称呼她美姨。
  而在她对面,她那个学美术的男朋友,正在画家前用铅笔在画素描。
  当时的情况,与其说是看呆了,不如说是吓呆了。因为平时他们俩人很好,男才女貌,彬彬有礼,不光邻居们喜欢他们,连小区里的孩子都很喜欢他们。
  可他们竟然做这样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们在我内心的形象!
  他们俩也呆住了,六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
  直到我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他们才回过神来。
  我转身而逃,忘记了我妈正在家里着急的等我的醋,也忘记了给他们关上门,冲出小区,我几个女同学在外面跳皮筋,他们喊我的名字,但我根本就没有听见,只是没命的跑
  后来的事,我记得就没那么清楚了,老妈因为我的醋迟迟没有出现,而耽误了她原本打算在亲戚面前露一手的计划,因此狠狠揍了我一顿。
  但被揍的疼痛,我早已忘记。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似乎消失了,并不是搬家,因为她的妈妈还在那里住着,可我却再没有见过她。
  我万万没有想到,时隔十年,我和美姨竟会再次相见,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形下。
  那天,我被张三和马宁他们几个人叫去喝酒,在承德路的一家叫做2的一家新开的夜店。
  毕业以后,我已经很少来这种地方了,因为太吵。
  不过新开的夜店,准备了许多节目,还请到了几个三线的嘻哈明星,一时间热闹无比。
  我对这种音乐并不感冒,而张三他们都带了对象,只有我的单身,所以十分无聊。
  直到俄罗斯模特团的出现,才让我打起了精神,在动感的镭射灯光下,一个个俄罗斯大长腿踩着音乐,走了出来,并带来了劲爆的艳舞。
  我就坐在一个分舞台前,那个俄罗斯姑娘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跳,她那夸张的身材,风骚的舞姿,以及充满活力电臀,都让我无比兴奋,目不暇接。
  后来张三他们起哄,直接把我给推到了台上,那模特并不排斥,我便鼓起勇气和她瞎跳了一会儿贴面舞,俄罗斯姑娘身上的活力和汗水,让我感到心潮澎湃!
  我们一直玩到深夜,这才出来。
  由于我们都喝了酒,因此只能找代驾来开车。
  我们打了电话后,就在外面一面抽烟,一面吹牛等代驾到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我们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回头去看,发现是隔壁的酒吧门口,一个男人正在往回拉一个女人。
  那女人是一个貌美的女人,穿着一条性感的晚礼服裙子,露背的那种,十分魅惑,被那男人一拉扯,肩带就掉了下来,春色乍泄,她明显喝醉了,身上毫无力气,但用意识在反抗,声嘶力竭。
  张三是警察,这种情况,他当然不会视而不见,而且我们人多,便一起走了过去。
  那男人十分壮实,平头,穿一背心儿,胳膊上爬满了青黑的纹身,一回头能吓人一跳的那种。
  对于我们几个的劝阻,他自然不屑一顾,站起身来就要和我们动手。
  张三毕竟是练过的,再加上我们人多,三两下就给打趴在地上了。
  他明显不服,还想进去叫人,但当张三亮出他警察的身份的时候,那家伙老实了,灰溜溜的跑了进去。
  当我将那女人扶起来询问她是否有事的时候,忽然怔住了,愣在了那里。
  因为这女人不是别人,竟是美姨!
  第二章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时隔十年以后,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再次见到美姨。
  你很难想象,一个在我的梦和臆想中呆了那么久的女人,忽然间真的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你眼前时候,带给我的那种震撼。
  虽然她的发饰和妆容与从前早已大不相同,(她以前扎一个马尾辫,现在是披肩的直发,清汤挂面的那种)可让我惊喜的是,她的样子却似乎并未被时间改变。
  我以前也曾幻想过,或许多年以后的某一天会遇到美姨,那时,我已长大,而她,或许早已青春不在,变得人老珠黄,难以辨认,让人失望。
  但没有想到的是,时间似乎对美姨格外的宽容和善良,以至于十年过去了,都不忍心夺去她的美貌。
  “你真的认识她?”
  张三和马宁他们几个对此无比怀疑。
  “当然,她是我以前的邻居。”我解释道。
  “你小子肯定是说瞎话。”陆大有说道,“碰到漂亮的喝的不省人事的,就说你认识,正好来个【捡尸】带回家去是不是?”
  他们管从夜店带那种喝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回家叫做【捡尸】。
  不过美姨现在喝的这个状态,确实是容易让他们有这种怀疑。
  “你们不信,可以拿她包,看她身份证,是不是叫陈美琪。”我说道,“我小时候叫她美姨的。”
  他们自然没有真的无聊到真去拿包里的身份证来查验我是否说谎。
  “那现在怎么办?”马宁问道,“咱们给她送回去吧?”
  “可咱们不知道她住哪儿呀。”我说道。
  “你小子不是说是你邻居嘛。”
  “我都说了是小时候的邻居,她在我小时候就搬走了,现在住哪我怎么知道。”我说道。
  但美姨喝成那个状态,问她也问不出来。
  最后没办法,他们只能让我把美姨先带回去了,反正我是一个人住。
  马宁走了以后,就只剩下我和美姨了。
  毕业以后,我就从父母那里搬了出来,这房子是他们给我准备好结婚用的,我就提前住进来了,这一年,我已经习惯了单身独居,今晚美姨的忽然到来,让屋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异样了起来。
  第三章我不知道美姨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人醉成这样了,而且她的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
  当然,尽管我对美姨垂涎已久,但也绝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
  所以一开始,我也只是打算老老实实的将她抱进卧室去,让她睡的舒服一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这房子三室一厅,有一百二十平,我父母都是会计,虽然已双双退休,还算是有点积蓄,他们想让我住的好一些,所以买了一间大房子,盼着我早日在这里奉子成婚。
  无奈我这人在找对象方面实在毛病太多,再加上我心里还有一些惦记着美姨的缘故,因此迟迟并没有找到女朋友,所以让他们退休以后就抱孙子的计划只能一拖再拖。
  我给美姨整理出了一间卧室,然后准备将她抱过去睡下。
  我抱她的时候,真的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是我多少次在梦里幻想过的场景啊!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点发现,那就是美姨还挺沉的,不知道是因为她喝醉了,变得很沉。
  我抱着美姨,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而且,我一低头就能看到美姨胸前夸张的东西,又白又大,实在是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所以,从客厅到卧室的那段路我走的很慢,简直可以用蠕动来形容。
  如果不是后来我实在有点抱不住她了,那估计我能抱一个晚上,反正我也不担心她忽然醒来,就算她醒来,也并不知道我抱了多久。我可以假装我刚刚抱起她的子。
  我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在了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
  然后我发现,自己能做的,好像就这么多了,再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再留在这里。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美姨的高跟鞋还没有脱呢!
  哎呦,这可不行,好像有人说过,女人穿着鞋睡觉,对身体很不好的。
  于是我把她高跟鞋脱了下来。
  第四章我刚放下美姨的脚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到美姨在说什么。
  我忙凑了过去,问道,“美姨,你说什么?”
  美姨嘴里依旧含糊不清,但眉头紧蹙,看起来似乎很是难受。
  “你到底怎么了美姨?”我赶紧问道。
  “扶 扶我起来 ”
  我终于听清楚了她含糊不清的话语,便急忙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看样子她大概是想去卫生间。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刚将她扶起来的时候,她忽然一阵作呕,似乎是想克制,但是没有克制住,哇的一声就吐了我一身!
  顿时屋里弥漫着酒精味和浓烈的呕吐物的味道。
  我 手足无措的望着她,没想到她吐完以后,倒头就又睡过去了。
  我平日里最嫌恶这种呕吐物,一闻到这种味道就感觉不行了,立刻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然后急忙冲进了卫生间,大吐特吐了一番,这才停了下来。
  我急忙将自己被弄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睡衣,这才感觉好多了。
  可一想,美姨怎么办?此时此刻,她还躺在那一滩秽物中呢,总不能让她就这么睡到天亮吧。
  所以我找了棉花将自己的鼻子塞住,这才重新走进了【案发现场】。
  美姨不光是吐在了我身上,还吐了她自己一身,床上也难以幸免,到处都是。
  看来她今晚不能再睡这儿了,我决定将她抱去我的卧室睡,然后我自己睡沙发。
  可抱之前还有个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她的衣服怎么办?
  这衣服被她吐的满身都是,抱过去弄脏我那边的床单被套不说,关键她自己和这些东西作伴,也睡不好。
  然后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给美姨换身衣服!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的大脑中就立刻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仿佛有两个小人在脑袋里打架,一个说,美姨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和这些脏东西睡在一起呢,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给她换衣服。另一个说,好呀好呀。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我决定给美姨换衣服
  第五章第二天早晨,我正在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惊醒!
  我很快就发现,这叫声是从我的卧室传来,而发出声音的,正是美姨。
  出什么事儿了!
  我急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箭一般的冲向了卧室,恰好和冲出来的美姨撞了一个满怀!
  美姨一脸的惊诧,盯着我,由于着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你 你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她并没有认出我来,也是,那个时候我还太小,这十年过去了,从一个毛头小孩变成了大小伙子,容貌早已大变,她认不出我也是情理之中。
  “美姨,你不认识我了?”我说道,“我是秦政啊。”
  美姨愣了一下,似乎还是没有回忆起来,这个反应让我很失望。
  这十年,她占据了我大部分的人生,可我竟在她的人生中只是蜻蜓点水,甚至毫无痕迹。
  “紫阳小区,302,你还记得我么?”我报上了门牌号,企图唤起她的回忆。
  显然,这招还是有用的。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然后终于将眼前的我,与当年的那个端着碗的小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是你啊!”美姨眼前一亮,惊讶道,“你都长这么大了?”
  我笑着点头,还好,她似乎并未提起当年的那件事。
  可惜,我的定论下的为时过早,因为很快,美姨就说道,“你小子当年还偷看过我呢!”
  我就变得无比的窘迫,仿佛一下子穿越时空,又回到了那个令人尴尬的午后。
  我急忙认真的解释道,“美姨,当年是有点误会,那天我其实是去你家 ”
  “好了好了,”美姨打断了我,笑道,“我逗你的,都过去这么久了,美姨还能找你算这陈年旧账不成?”
  我仔细看了一下她,她的表情看起来确实轻描淡写,仿佛只是提起一件无关痛痒的小小往事一般。
  “昨天 我 怎么到你这里来了?”美姨没忘了问道。
  “你都想不起来了?”我问道。
  美姨挠了挠头,说道,“我昨天没喝多少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给喝多了,想不起来了。”
  “我昨天在酒吧门口碰到你,你喝的不省人事,有个男的想猥亵你,让我们给拦住了,又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所以只好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我解释道。“你睡那个卧室,我睡我自己的卧室。”
  美姨点了点头,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可没想到,当她看到她身上穿着我的男士睡衣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你给我换的睡衣?”
  “是啊。”我说道。“你昨晚吐了我一身,自己也吐了一身,床单上到处都是,所以我就给你换了睡衣。”
  我急忙解释,然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坦然正经。
  美姨听了以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渐渐的,我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在她这个年龄,竟然还能像少女一般娇羞红了脸,不由得心头一荡。
  “你看,你的衣服和床单,我昨晚都给你洗了。”我指着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说道。
  美姨扫了一眼阳台,看到她的那件晚礼服和丝袜都晾晒在阳台上,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昨晚你弄我回来估计就够费劲的了,还麻烦你帮我洗衣服。”
  我忙笑道,“顺手的事,美姨不用客气。”
  美姨用奇异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问道。
  “真是不敢相信。”美姨感叹道,“你竟然都长这么大了,你说让我们能不老么?”
  “美姨,你可一点儿也不老。你又和从前没什么变化,所以我昨晚才能一眼就认出你了。”我忙说道。
  我就怕在我们之间形成这种长辈和晚辈的感觉,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再想营造恋人的感觉,难度就大了。
  美姨听出我在恭维,笑道,“你就别拿你美姨开心了,这么多年了,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能没有变化么?”
  “我说的是真的。”我极为认真的说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变化,都说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看来你的敌人好像有点弱。”
  美姨终于笑了,这次是自然的笑容,让我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的甜。
  看起来,我们重逢后的故事的开端还是很美妙的,最起码我是很满意的。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嘛,我认为在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开始后,我和美姨的关系一定会一日千里的。
  可我只猜中的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第六章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美姨强烈要求要为我做一顿早餐。
  我只是假装客气了一下,便欣然接受。
  不只是为了享受一顿美姨亲手做的早餐,更重要的是,那曾许多次梦到这样的场景。
  在少年饥渴难捱的夜里,我曾梦到过,美姨变成了我贤惠的妻子,在厨房为我做饭。
  然后我走了进去,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她回头看我。
  因为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梦遗,所以这个梦的印象尤其深刻。
  当美姨系上围裙走进厨房的时候,我顿时有一种梦想实现的过电的感觉!
  我坐在沙发上,一面看着美姨在厨房里面忙和,一面想象着那个梦里发生过的一切,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冲动。
  美姨不经意的一抬头,发现我看着她,问道,“干嘛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我,是不是饿了?”
  我连忙说道,“没有,没有,你做饭的样子挺迷人的。”
  美姨笑了,抬起头,感慨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下厨做饭了。”
  “不过手艺没丢。”我说道,“味道是真不错。”
  “你小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这么嘴还挺甜。”美姨笑道。
  早餐的气氛温馨宜人,我们聊了许多从前的事情,十分开心。
  美姨忽然接了一个电话,面色匆忙,然后拿起她的包告诉我,“我有点急事儿,来不及了,我得先走了,有空再聊。”
  我也没有想到,这样美妙的气氛竟就这样戛然而止了,心里虽然不舍,但毕竟人家有急事儿,我不敢耽误,只好看着美姨匆匆离开了。
  她走了以后,我才猛然发觉我犯了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我没有和美姨互留任何联系方式?
  意识到这个愚蠢的错误,我慌忙撂下碗筷,拉开门就追了出去。
  可我一直追到小区门口,依然没有见到美姨的身影!
  我懊悔无比,简直想自杀,我怎么能疏忽这么关键的问题?
  我盼了十年,这好不容易才有缘重逢,竟然忘记了最关键的问题!
  这就好像,做了一道完美的菜,一切都完美,可最后发现没有放盐。
  我只能憧憬着美姨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能够主动来找我,毕竟,她是知道我的地址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每天下班都按时回家,张三他们叫我出去活动,我一律拒绝,周末都窝在家里,就是担心美姨来找我的时候,我没有在家。
  但令我失望的是,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音讯,美姨并没有来找过我。
  这让我心灰意冷,我意识到,在美姨心里,这场重逢并不是那么弥足珍贵的,我想她大概只是认为,那天她喝醉了,恰好遇到以前的一个邻居,仅此而已。
  而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只靠缘分,这城市这么大,茫茫人海,我不认为我真的还有可能见到美姨。
  
  那天,我去南京路的一家名叫知音的咖啡厅相亲,其实对于二十四岁的我而言,虽然暂时还没有女朋友,但不过才刚刚大学毕业,根本还并没有到大龄剩男被逼着去相亲的年纪。
  原因是,对方是我妈一个朋友的女儿,叫陆雅婷,据我妈讲,不仅人长的漂亮,学历也高,家境条件似乎也不错,在我妈看来,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儿媳妇,所以即使被我拒绝数次,我妈依然不依不饶,每天不厌其烦的催我去与她见面。
  最后我实在招架不住了,便勉强答应去见一面,也好彻底让我妈死心,反正我打算见面以后就随便找个理由把她打发了。
  我是抱着这种心态去的,可没有想到,去了以后,发现这个叫陆雅婷的姑娘长的还真是挺漂亮的,皮肤白皙,穿着一条米色的长裙,身材苗条,属于那种很文静的姑娘,而且言谈举止也颇为得体,一句话形容,朕心甚慰。
  看得出来,她对我的印象也不错,首先我的外在条件也还是过关的,再加上谈吐还算幽默,至少我讲的笑话,她都笑了。
  其间,相谈甚欢。
  就在陆雅婷去卫生间的功夫,我忽然注意到,坐在我背后的是一个少妇,尽管她背对着我,但只看了一眼背影,我也立刻被吸引住了。
  一袭红色的紧身短裙,高跟鞋,典型的轻熟女打扮。
  当我仔细去看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美姨!
  第七章再次遇到美姨,让我无比的惊喜。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她的对面,正坐着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两个人在说着什么。
  我仔细听了一会儿,才发现他们竟然也是在相亲!
  因为他们在互相询问对方。男的问的多,美姨的话很少,只偶尔说两句,似乎也只是为了让气氛不那么干,听的出来,她是在敷衍。
  看来她应该是没有看上这个男的,这让我感到欣慰,因为我觉得那男的根本就配不上这个美姨,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那男的似乎不太会培养气氛,总之聊的有点尬。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美姨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了,便借口去卫生间。
  陆雅婷回来以后,问我,“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这一提问,印证了我的判断,看来她确实对我很满意。这是相亲的潜规则,一般相亲,如果没有看上对方,没有耐心的,估计会假装有事先走。善良一些的,便不会直接表露态度,会勉强维持到饭局结束,等回去以后,才婉转拒绝。毕竟当面拒绝一个人,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既然她问了第二场,传递的信息就是,她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
  如果没有遇到美姨,我想我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带她去看电影,或者滑旱冰,因为其实我也还挺喜欢她的。
  但现在情况有些不同,所以我婉转的拒绝了她,“我一会儿有点事儿,要不咱们改天再约?”
  陆雅婷的反应明显有些吃惊和失望,她似乎认为我绝不会拒绝她,当然这个表情在她脸上稍纵即逝,很快她就笑了,说道,“好啊,那你就去忙吧,我先走了。”
  临走的时候,她非要去结账,被我强行拦住,我心里对她已然有些愧疚了,哪里还能让她再去结账呢,再说这本来也该是男人的义务嘛。
  她的这个举动让我不禁又在心里为她加了几分,因为一般抢着付账的女生,都还是不错的,我看得出来,她也并不是假客气。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可惜我们遇到的时间有那么一些不凑巧。
  送走了陆雅婷以后,我回到了座位,要了杯咖啡继续喝,一面竖起耳朵偷听着美姨和那男人的对话。
  “你 对我感觉怎么样?”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极品女邻居”,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那男人问道。
  没想到他问的如此直接,这种话我是不敢问的,就算刚才我已经有把握陆雅婷看上了我,我也不会问,万一人家拒绝了呢?怎么下的了台?
  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因为作为旁观者的我,都听得出来,美姨对他并没有意思,他竟然还问这种话。
  “还好。”美姨答道。
  这明显是一个善意的推诿,看来美姨还是善良的。
  但没有想到,那男人竟然并未听出,反而认为这是美姨对他的认可,他高兴道,“那一会儿,咱们去迪士尼吧?”
  毫无意外,他的邀请遭到了美姨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有点事要去处理。”
  那男人听出了美姨的态度,看起来有些意外,说道,“小美,难道你对我不满意?”
  美姨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你条件挺好的,只是 我们不太合适。”
  “为什么不合适?”那男人说道,“我有车有房有存款,而且我有两辆车,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条件,而且,我听介绍人说,你当下有些困难,我想我可以帮到你。”
  好么,这哥们儿也太庸俗了,虽然现在的女人普遍现实和物质,但人家也不会蠢到把这种欲望拿到桌面上来,就算人家对你的车房和存款动心,也不会当时就表露出来。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极品女邻居”,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而且美姨也未必就是这种女人。这哥们儿简直是蠢的没救了,我在一边听的直想笑。“你放开我的手!”美姨忽然语气变得气愤。我急忙回头,发现那男人竟真的抓住了美姨的手,这可有点不要脸了!
  “既然你这样,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不喜欢你!”美姨斩钉截铁的说道。
  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咖啡厅,留下一脸茫然的男人,在众人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9-03-03 18:23重新編輯 ]

百站百胜: